三天前的论文答辩,为自己的学生生涯画上了句号,尽管并不圆满。当晚,缺席了毕业酒会,

独自回家,看老照片,无由发呆。

之后的三天,是packing time。今天七点,目送行李海运。

顿时,积攒的疲倦,是热水澡也无法缓解的。闷头大睡,直到被噪音吵醒。

拉开窗帘望去,又一个无聊的小型摇滚演唱会。台上驴叫台下磕药,好不热闹。愤怒的关上窗户,分贝骤减,烦躁依旧。

许久没有上网,被朋友指责“失踪”。其实,应该听从林顿的话,真的失踪一回。

臆想

         

整整一天伏在电脑屏幕前,赶着论文。惺忪的双眼,已经痛的麻木。

凌晨6点半,终于有了困意。在电脑罢工之前,将自己丢在了床上。

好想,再去一趟香港的海洋公园,坐在最好的位置,看海豚精彩的表演;

好想,出个远门,看望多年未联系的老友,那怕见了面,尴尬的没有话说;

好想,逃离这个地方,去那个陌生的大陆,拥抱我爱的人。

然而,自己早已丢失了坐标,臃懒,放肆地耍着性子。

不困

         

绿茶,对我,一贯不起作用,今天例外。表针渐渐走向午夜,睡意,毫无踪影。

论文已经赶不完了,竟然丝毫找不到着急的感觉。每当走进卫生间,总是对着镜子打招呼、傻笑。对面那个憔悴的家伙,很陌生。

天气终于凉快下来,却什么也不想干。每晚最惬意的活动,坐在沙发上,杀个西瓜,当作消夜。

明天,再去坐一次London Eye。

只为找回,消逝殆尽的记忆。

杂念
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
最近被冷热无常的天气忽悠,整日浑浑噩噩。

许久没有更新日志,早已草长莺飞。懒惰是唯一的理由,。

上个月底去了趟Brighton,短短几个小时,阳光便在手臂上留下“烙印”。海滩边,有架旋转木马,华丽地喧闹着。

看了《The Lake House》,虽然是翻拍片但是并没有另我失望。老桑和老基看起来还是很配。

目睹世界杯捷克出局,荷兰泪别,法国失足决赛,四个星期的狂热终于以一种奇怪的方式终结。

从明天开始,一切恢复常态。

自言自语

         

七日的无网生活,似乎并非漫长。
傍晚的活动,呆呆地看夕阳。

热浪,一波波的袭来,招架不住。
想飞到南半球,体验寒冬,不管不顾。

沉迷于半睡半醒、亦幻亦真之间。
周身完全的放松,尽管没有香烟。

日历一页页翻过,满是标记。
却有多少,游弋脑海,划落回忆。

今年今日

         

仅仅记录,痛苦而煎熬的一天。

剩余的只是叹息…… 无他。

快乐的同义词

         

小时候,“六一”就是“快乐”的同义词。

而且,似乎总是一年中最短的一天。

可以暂时忘记烦人的课业,放肆地看电视,打游戏;

跑到离家老远的废弃工厂,进行所谓的“探险”,然后灰头土脸但心满意足的回家,被一顿数落;

和小伙伴们下棋,输了的去买小豆冰棍儿,结果吃的直拉肚子;

碰巧遇到星期天的话,爸妈也不会象往常一样辛苦地加班,而是带着我到处游逛。游乐场,动物园,天文馆……  晚上回家的路上,我时常会美滋滋地睡着。

时光荏苒,记忆却从未封存。每当日历走到这一页,那些快乐的影子,便毫不吝惜地跳出来,和我做无声对话。

于是,惹的我又去翻老照片……

照片上的滚圆的我,还在接受幼儿园大班的熏陶,是一个以为“松花蛋来自松花江、柜子加冰是冰箱”的小傻冒。

时差

         

最近没有远行,却在经历时差。惺忪的双眼,是最好的证明。

今天终于放弃抵抗,早早便赶回家休息。但当脑袋触碰到枕头的刹那,睡意全消。奇怪的自己。

于是起床,反常的没有丝毫拖拉。走到窗边,没有错过迷人的傍晚。

晚上整理旧物,微笑着重拾记忆,它们从未尘封,而这次终于躲进行李箱夏眠。

反复地放着Laura Pausini的歌,不懂半句西班牙文,完全被旋律打动,纯粹的。

杂念

         

超过一周的空白,源于考试的无奈。

走出考场,心情如天空一样灰暗。而照片上的明朗,是数天前的痕迹,仍旧怀念。

回家的路上,郁闷地在地铁上打盹。忽然却被一条博美犬的吠声惊醒,恼的很。狗的主人歉意地对我们笑笑,那小家伙却似乎受到了鼓舞,叫得愈发起劲。

没有去换车厢,惰性。

晚上做饭,竟愚蠢的烫到了手指,再次证明了智商退化是不争的事实。水蒸气的余威,是现在只能用右手的食指敲动键盘,苦不堪言……

明天,想给自己放一天假。

听着Buble的“Home”,真的有想家的感觉,难道自己也成了情感动物。

幸福的模样

         
分页共2页 1 2 下一页 最后一页